李立谈上海博物馆东馆设计:在那里进入文人生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www.8522.com

  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朱洁树

  11月30日,上海博物馆与山西博物院共同举办的“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正式面向公众展出。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三组北朝壁画分别来自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太原市北齐娄叡墓和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但“宋金元”部分壁画中对市井生活的真实写照也别有一番滋味。

  位于浦东的上海博物馆东馆将于2020年建成,博物馆去年开建后,目前正处于桩基工程阶段。

  近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在签署协议中,提及了有关上海西岸与法国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的合作项目,这也使一直以来有关上海西岸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五年合作展陈项目尘埃落定。“澎湃新闻”获悉,目前,首个常设展已开始积极筹备,预计2019年初开幕。

  “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专访山西博物院发展部主任、副研究员梁育军,他从“水泉梁”墓室复原、“娄叡墓”的艺术价值、以及山西历史、壁画修复保护等多方面讲述展览作品背后包含了历史、文化、艺术等方面的密码。

  近日,上海博物馆东馆的主设计师李立在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总面积达十万平方米的上博东馆外观看起来规整而不张扬,反映的将是中国文人、士绅阶层的生活与文化,是一座提供丰富公共服务与空间的开放性博物馆,从各个方面展示中国古代艺术的内涵与外延,“我们希望这个建筑远看比较安静,摒弃了张扬。就像一个人一样,看起来非常斯文,但是随着你靠近他,你会发现他身上有各种亮点。 ”

图片 1西岸美术馆效果图

图片 2九原岗北壁

  上海博物馆东馆东临上海科技馆、西临杨高南路、北临世纪大道,南面则毗邻商业地块,建筑师李立针对不同方向的场地特征,为博物馆的四个面设计了不同的公共空间和开放性,从而让博物馆尽可能地与环境达成呼应。上博东馆的外观设计摒弃了张扬的形态,而选择了规整的长方形,李立认为,这样规整的形态反而能够与周围的上海科技馆、东方艺术中心等标志性建筑物相抗衡,展现出自己的特色。

  作为当代艺术领域级别最高、周期最长的中外文化交流合作项目之一,合作双方将以位于上海西岸公共开放空间的西岸美术馆,以及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为载体,在两地共同策划举办逾20次不同主题和形式的现当代艺术展览及活动,多角度呈现20-21世纪世界现当代文化艺术演变与发展进程。

  山西地下文物的发掘和展示

图片 3上博东馆效果图,其丰富的公共空间将使它成为城市的公共客厅

图片 4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澎湃新闻:对于山西,过去公众了解比较多是永乐宫、大佛光寺等地上文物,此次来到上海博物馆的墓葬壁画,让公众看到了山西的地下文物。目前,山西地下文物呈现怎样的风貌,它们的发展和保护情况又是怎样的?

  和看似威严封闭的上海博物馆本馆不同,上博东馆在较大体量的建筑中设置了丰富的公共空间。通过影院、文创展示、学术报告厅、青少年体验馆等场所,李立希望博物馆能够更好地讲述文物背后的故事。另一方面,这些公共空间将使博物馆成为城市中重要的公共客厅,“人们哪怕不是来看文物,也愿意在上博东馆的空间里参加一些活动。”

  其中,法国“蓬皮杜中心”的历史和收藏众所周知,堪称20世纪-21世纪的艺术史参照系;而西岸美术馆由英国著名建筑师戴卫·奇普菲尔德设计,建筑面积近2.5万平方米。于2016年底启动施工,预计于2018年底完工,将作为该展陈项目的中方主要实施载体。

  梁育军:有句话说“地下文物看陕西,地上文物看山西”。这是因为山西的古建和地上文物比较多,附带古建相关的壁画、彩塑都在全国很有名气,数量多且档次高。但实际上山西的地下文物也很精彩,山西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山西旧石器时代的文物数量和品相论全国第一,著名的陶寺文化遗址在山西。我们现在探讨最早的中国在哪里,有很多学者倾向于是陶寺文化遗址,山西还有晋国遗址和三晋文化。

  李立告诉“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记者,位于人民广场的上海博物馆以展示青铜器为主,无论是其中的文物,还是中轴对称、象征“天圆地方”的建筑外观,都展现了中国古代正统主流的礼制文化。而上博东馆将以展示书画及工艺品为主,反映的是中国士绅阶层的生活和文化,而这也是中华文化的核心。李立认为,相较毗邻的东方艺术中心所展现的国际性,上博东馆展示的是中国文化特征,在这样的场所中进行观赏,并和他人交往,会带来完全不同的体验。“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不必处处依附国际潮流,相反,我们需要这样一个场所,来展示多样性的中国传统文化。”

  同时,上海西岸和蓬皮杜中心还将共同开展,包括学术研讨、公共教育、公共文化场馆管理人才培养等多维度、持续性的文化交流;蓬皮杜中心也将以本次合作为窗口,开启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及作品收藏计划。

  晋国和三晋是从西周初年开始一直到秦始皇灭掉韩赵魏结束,大概延续了800周年,这段历史也是山西非常有特色的文化。而后是北朝文化,山西大同做过北魏将近100年的首都,太原做过东魏和北齐的别都50年,所以整个山西在北朝遗留下大量的北朝遗迹。再往下还有宋金元时期的壁画和砖雕文物,这也是非常有民俗特色的一批艺术品,展现了非常社会化和丰富的世俗生活,这些都是山西地下文物里面比较有特色的亮点。

图片 5建筑设计师李立

  西岸集团产业文化部部长陈安达此前向“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介绍:“蓬皮杜一直希望展品能够让世界知晓,它有这样的一个公共义务。这次的合作是五年的时间,西岸美术馆会和蓬皮杜艺术中心合作来举行一系列的文化交流活动,包括展览、学术交流、人才交流,这些都会在计划当中体现出来。在西岸大家可以有机会看到一条世界当代艺术发展史论的线索,因为这个展览周期特别长,五年的时间常设展会有三次,我们现在跟蓬皮杜的沟通就是希望通过这三次每次将近一年半的常设展把整个当代艺术发展史系统性的呈现给大家,而且它应该是更偏向于公众能够非常容易读取的信息,而不是简单的把一幅画挂在这个地方,应该是真正的普及性教育。”

图片 6阳泉东村东北壁

  澎湃新闻:您设计过不少博物馆,您是否认为博物馆建筑需要具备某些通性,或者说通过某些元素或空间布局来呈现它的功能和氛围?

图片 7西岸美术馆内部空间效果图

  澎湃新闻:此次展览最被关注的是三件北朝壁画,其中一件是“水泉梁”的墓室复原,2008年被发掘的时候是怎样的情况,而后复原的大致情况又是如何?

  李立:博物馆承担的使命以及公众对它的期待都特别多。随着公众休闲时间的增加,大家越来越意识到参与一些公共文化活动是对生活的补充,希望到博物馆获得文化方面的知识和启迪,这就需要一种特定的氛围。对城市管理者来说,他们希望博物馆是一个城市的标志,是一个重要的识别点,所以博物馆又担负了城市标志物的职能。但事实上,博物馆的根本使命是保护、收藏和展示古代艺术品、文物的场所。由于公众的期待和城市的需求,博物馆被附加了很多其他的要求。

  此次五年展陈合作项目,将凭借其高水准及持续性,成为西岸美术馆大道战略的又一重要节点,在5年的合作期内,项目双方将共同成立策展团队,以堪称20-21世纪的艺术史参照系的蓬皮杜艺术中心馆藏、以及中国现当代艺术发展史各时期代表作为主体,全面呈现20-21世纪各阶段世界现当代艺术发展历程,届时,观众将有机会一睹现当代艺术发展过程中东西方文化交相辉映的瑰丽文化长卷。

  梁育军:这座墓发现在山西的朔州水泉梁,它是北朝晚期的一座墓葬,当时已经被盗若干次,随葬品基本上没有了,盗墓者不但盗走了随葬品,还预备切割壁画,细看壁画上一些蓝色的线条,这些就是当时盗墓者准备切割划的线,后来可能因为缺氧或者一氧化碳中毒,就有盗墓者死在了这里。“水泉梁”被文物工作者发现和清理后,在无法原地保存的情况下,做了异地搬迁,然后在实验室完成了复原。

  由于博物馆的根本职能是收藏文物、展示文物,要保证文物的安全和展示的效果,所以博物馆设计的核心点就是围绕这两点展开,确保文物的安全和交流上的畅通,所以对各种流线的要求就很高。展示则是文物和公众之间的关系,公众参观的流线也要特别顺畅。围绕这些核心知识,要解决外部的问题,包括对城市、对公众服务的回应。

  同时,策展团队也将以公众性视角出发,呈现一系列形式多元、互动性强的文化内容,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常设展、特展、青少年项目和不定期的公共艺术教育活动等,让更多观众能够零基础观摩一部既专业又生动的世界现当代艺术发展史。

  在实验室做复原的时候我们请了很多专家做了很多的论证:这么大的墓葬,我们该怎么来或者复原成什么样子?一开始的想法是,文物壁画的保护和复原,要为以后的展览做服务,基于这个原则,我们就想到了“复原式”的复原,比如说整个墙壁都是弧形的,因为墓葬就是弧形的,我们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大概下了一年的功夫,它的支撑板要做成和原墓完全一样的效果,做成后观众进来犹如身临其境,能感觉到当时北朝墓葬的辉煌气势,这比平面复原丰富了很多。

  澎湃新闻:上海博物馆东馆打破了传统博物馆的形象,呈现相对开放的形态。为什么要构建这种开放性?

  目前,项目首个常设展已开始积极筹备,预计2019年初开幕。

  这次在上博的复原,我们全部的构件、板块都是可以拆卸的,整个复原式的壁画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铝合金架子,架子上有很多构件压住每一块壁画,壁画拉在架子的基础上进行了复原展示,这个工程量还是很大的。布展大概花了12天,这也是我们历次布展时间最长的一次。从一开始布展到最后布完展,我们做了一些防护措施,这个是一直都在做的工作,因为这是非常有特色的一件展品。

  李立:通常情况下人们把博物馆看成一个纪念性的标志物,比如人民广场上的上海博物馆。我们希望上博东馆一方面符合大家对博物馆习以为常的、地标性的认知,另一方面要开拓这种认知。所以在设计上,上博东馆和城市生活是充分融合的。比方我们设想从地铁可以直达博物馆里面,所以它的地下空间和地铁站厅层是融合的,地面层又做了很大的通透空间,上博的首层空间有很高的透明度,不是一个封闭的实体。因此,整个博物馆的地面层和地下层都和城市人群日常的出行和生活紧密衔接。我们认为这个设计兼顾了开放性和仪式感。

  附:上海西岸文化布局

图片 8布展期间,工作人员复原“水泉梁”墓室

  我们认为上博东馆所在的世纪大道地块还是欠缺一些活力,比如上海科技馆、东方艺术中心,它们就是一个个“点”,无法带动周围的环境,它们在当初设计时功能就相对集中,服务性功能偏少。我们希望上博东馆建成以后,把具有人气的活动等等集结到一起,给区域带来活力,而不是一个冷冰冰的展馆。

  徐汇滨江坐拥丰厚的历史文化遗存,众多文化流派与文艺浪潮在此交汇,使得文化产业当仁不让地成为徐汇滨江发展的重要特色。2011年,徐汇区第九次党代会提出“文化先导,产业主导”的徐汇滨江整体开发理念以及打造“西岸文化走廊”品牌工程战略。2012年7月,龙美术馆(西岸馆)、余德耀美术馆落户徐汇滨江,标志着“西岸文化走廊”品牌工程正式启动。

  “娄叡墓” 壁画水准缘何如此之高

图片 9上海博物馆本馆(人民广场)

  经过多年的努力,上海梦中心、龙美术馆(西岸馆)、余德耀美术馆、上海摄影艺术中心等一批文化项目业已在此云集,而上海西岸音乐节、西岸建筑与当代艺术双年展、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等品牌文化活动也持续亮相且备受肯定,西岸文化群落已初具规模。2015年,西岸传媒港、西岸文化艺术示范区、油罐艺术公园、星美术馆、西岸美术馆等核心文化项目也相继启动建设。未来的徐汇滨江将新建众多的展示馆、美术馆、演艺中心,形成天幕舞台、水上剧场、浦江T台、星光大道等诸多文化亮点,使徐汇滨江成为上海最具有文化品位和文化气质的滨水区域,也将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户外艺术展区。

  澎湃新闻:此次展出的“娄叡墓”的壁画水准特别高,在北朝,娄叡是怎样一位人物,他的墓室壁画何以如此之好?

  澎湃新闻:这种开放的博物馆形态是否会给馆内展品的呈现带来一些不同?

  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产业推进部部长陈安达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表示:“黄浦江原来是一条货运的航道,它代表着一种经济的生产。两岸贯通,意味着整个黄浦江两岸要打开开放,成为向市民开放的公共空间,未来整个河道也会取消它的货运的功能,变成交通、旅游、休憩的景观的航道,其实这也是整个城市的经济的变化。我们说每一个伟大的城市都有一条河流穿越当中,所以我想这也是整个城市发展的一种变化。”

  梁育军:娄叡在《北齐书》上是有撰的,他的地位是比较高的,他是外戚,而且娄叡的晚年做过大司马,掌管全国的军队,又做过大丞相。史书上记载他代皇帝行使很多的职权,所以他集权力于一身,所以这个壁画的水平之高我们也可以理解。有学者推测是杨子华画的,我们觉得按照娄叡的权势和地位,这个可能是不排除的。而且我们看到娄叡墓的壁画上不管是人物还是马匹都画得非常好,杨子华在画史上被称作“画圣”,尤其擅长画鞍马和人物。娄叡墓壁画上的马匹造型非常生动,有专家统计壁画上约有200多匹马,无一雷同,而且生动逼真,呼之欲出。

  李立:在开放性和展品的呈现之间需要一种平衡。我们把设计分成两块,三分之二是展览区,三分之一是针对观众的互动体验区。整个博物馆仍然是开放的,但是作为主展区,它还是很规整的,沿袭了传统的展示方式。我们不想做一个看似非常激进的东西。上海博物馆不是展示当代艺术,不能过分强调参与性,它毕竟是收藏古典文物和艺术品,所以要保证文物的绝对安全。所以在展览区,我们采用的仍然是最安全的模式,但是在体验区,有商业空间、青少年活动区、咖啡厅,还有通往屋顶花园的环形坡道,这个屋顶花园和顶层的一座苏式园林相连接,整体氛围是非常活跃的。

  余德耀美术馆由原上海飞机制造厂机库改造而成,位于龙腾大道丰谷路口,总建筑面积9000多平方米,由著名印尼华人收藏家余德耀先生及其基金会投资,日本知名建筑师藤本壮介担纲设计,于2014年建成开馆。开馆以来,余德耀美术馆举办了“天人之际”、兰登国际 “雨屋”、“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回顾展”、“KAWS:始于终点”等热门展览,引起了不小反响。

图片 10“娄叡墓”壁画中的马队

  澎湃新闻:您提到园林式花园,我发现您之前设计的洛阳博物馆、山东美术馆等等都运用到了园林的元素,“园林”是否是您设计中的一个特色?

图片 11余德耀美术馆“雨屋”展览现场

图片 12“水泉梁”壁画中的马队

  李立:是的。因为园林是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自古至今,中国传统文人都讲究人和自然的交流。为什么要建造园林?因为向往山水,所以士大夫把微缩的山水造在自己家里面,体现了中国天人合一的朴素的世界观。所以我们做建筑设计的时候,很自然地会产生这种想法。另外上博东馆的规模非常大,在里面参观,流线会特别长,人一定要经常休息和放松,我们就希望有一些内部的花园、屋顶花园,人们能够在观赏的时候经常出来,透透气,休息一下。所以我们想充分利用屋顶花园来打造一个园林。我们的屋顶花园比较大,于是在上面复建苏式园林,真正复原那个尺度,让人回到一个传统中国建筑的形式,把过去传统文人的器物和生活的实景融合在一起。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www.8522.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李立谈上海博物馆东馆设计:在那里进入文人生

关键词:

嘉德四季第45期拍卖会即将开幕

(原标题:上海百岁老人收藏党章60多年,生前嘱咐一定要捐给国家) 春回大地新满目,三月喜迎醉春风。嘉德四季...

详细>>

和田市原市委书记向行贿人高价卖玉石 获刑12年

来源:澎湃新闻网 澎湃新闻记者陈若茜 陆林汉 陈远华 澎湃新闻记者 戴高城 量子物理学和艺术品鉴定有什么关系?...

详细>>

有文物所40件西晋泥塑佛头像被盗

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选现场 被盗的唐代泥塑佛像头。长江日报 图 繁星计划三大板块简介 柴窑烧瓷现场 东晋十...

详细>>

上海宝龙美术馆开馆 齐白石12开册页亮相

关良,《贵妃醉酒》,177×96cm,设色纸本 1980s 译:Keyu Christian Yan 目前李可染艺术库已收录李可染先生作品八百余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