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术的艰辛发展

日期:2019-11-14编辑作者:音乐乐器

民间艺术的艰辛发展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15

“正月十六、十七都排满了,再演就排到正月二十了!”65岁的戏班班主顾敬东正在接电话,见到记者,他放下电话,抱怨中分明带着几分欣喜:“从年初二到现在,一天都没停过!开始时在吴江那边连演3天,初五初六又到芦墟演,今天刚转场来到金泽。”

大年初十,沪郊青浦区金泽镇陈东村。老顾正准备装台,下午1点演出。边上的一辆农用机动三轮车装着整个舞台:20块大约0.5×1.5米见方的舞台板整整齐齐地架在车上,还有10多根长短不一的钢条钢架。开三轮车的老杨说:“我这车闲时跑运输、忙时拉舞台、农时运粮食。”老杨是雇来的,到哪装舞台,把舞台运到哪,提前一个电话就行了。这天一早不到7点,他就赶去装车,9点不到就把舞台运到这里了。

演员陆贞利、扬琴手王木生来了,加上老顾的妻子和村里负责老龄工作的老谢,大家一起动手,先将钢架连接起来,用螺丝固定好,再安上舞台木板,很快,一个宽6米、深3米、高约75厘米的小舞台就搭起来了。用编织袋围起四周,舞台中央挂上背景布,放上演传统戏的桌子椅子,套上红布罩,不到一个小时,小舞台就像模像样了。

老顾从年前刚刚花2万元钱买来的“奇瑞qq”上搬出乐器、音响等设备,“都是去年国庆节刚刚买的,5000多元。每年都要更新一些设备,过去用的太落后了,今年干脆全换新的。”

“我们这设备简单,调试好了就不用管了。我们人人都会,谁先来了谁先调。”扬琴手王木生补充道,“你别看我们老顾是戏班主,他得装台、调音,还是我们戏班的胡琴手,二胡、生胡、越胡、锡胡样样通哩。”

这是一个仅有10余人的小戏班,叫“乡韵小戏苑”,是戏班班主顾敬东想出来的名字。

“我们江浙沪交界地区的老百姓都喜欢沪剧、锡剧,喜欢越剧的群众要少一些。每年正月,这些地方都要演戏、都要看戏。我们从小就看戏班子演出,老一辈人也是这样过来的。我们演当地老百姓最喜欢的传统戏曲,所以叫‘乡韵’。”老顾说,“称‘小戏苑’,是因为我们人少,不演全本大戏,全演折子戏、名戏名段。我们在江浙沪交界方圆100-200公里范围内,北面最远到江阴、泰州,南边到桐乡,走到哪演到哪,非常方便。”

作为一种历史文化传承,江浙沪乡间的“草根”戏班子过去曾有不少,而且都有一个雅号,现在逐渐式微。“我们想把‘乡韵小戏苑’的名气叫响,让附近老百姓一听到‘乡韵小戏苑’,就会想到我们。”老顾有自己的想法。

“乡韵小戏苑”有个特点,就是在演出中加入在江浙沪失传多年的古老的“宣卷”艺术。如今的人们对“宣卷”已经知之不多了,其实顾名思义就是说书,由一人主讲,二人帮衬,小乐队伴奏,有点像苏州评弹,但又不尽相同。“宣卷”源于唐代“信讲”和宋代的“说经”,至清代出现以唱“宣卷”为职业的民间艺人,讲的全是“劝人为善”、“除暴安良”的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许多故事其实都是根据传统戏剧改编而成,有的没有脚本,由主讲人随意发挥,即兴表演。同一个故事,不同人讲的情节、长短都不一样;同一个人讲的同一个故事,前后两次也可能不一样。最早用木鱼伴奏——声声清脆;后来演变成了二胡、扬琴、笛子、三弦的丝竹伴奏——婉约绕梁。江浙沪交界的嘉善、吴江、青浦一带的民间流传着上百个不同版本的“宣卷”脚本。由于大多是口口相传,有文字记载的脚本已很难找到了。这两年,当地文化部门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些还在世的老艺人,用录音方式整理出版了一些脚本。其实 “乡韵小戏苑”67岁的主演李小生,10多年前就开始走村串乡,不断收集脚本,并向老艺人讨教演出技艺。

记者在石米村李小生家见到了他收集的60多本“宣卷”脚本,全是用毛笔手抄的,字迹工整、清晰,最早的是民国时期的,纸张已泛黄、破旧。这些脚本年代久远,还有一些色情、暴力和封建文化的糟粕,而且有的名篇讲起来要2-3天。于是,顾敬东和李小生一起整理、压缩成2-3个小时的演出本。这样的工作量巨大,老本子又不能损坏,他们就先复印,后压缩、整理、改编,开始时一个本子要讲20多天甚至个把月,经过一边试讲一边修改,反复演出多次后才慢慢定下,“最终成为现在我们自己的宣卷脚本。”目前,戏班已整理、改编、演出的“宣卷”剧目达10多部。为学习表演方法,老顾还专程到江苏同里,以二胡琴师的身份加入那里仅存的“宣卷”演出班,一边拉琴、一边学习。积累演出经验后,才开始自己的演出。传统的“宣卷”表演形式是一人宣讲,为适应舞台演出需要,顾敬东的戏班采用了两种形式——李小生单人讲或顾敬东、陆贞利双人讲,受到村民的欢迎。

为适应时代的发展,前些年当地文化部门还帮助老艺人自编自创了一些有时代特点的“宣卷”节目,但因“宣传”味儿太浓,没有流传。老顾、老李告诉记者,他们尝试在“宣卷”中加入当地农家喜事、新事和乡间的新风气,哪怕5分钟、10分钟的小段子都很受欢迎。对身边的人和事,观众有亲近感,容易引起共鸣,每次演出效果都很好。

小戏班虽然不演大戏全本,但演出的折子戏、名剧名段不少,锡剧、沪剧、越剧都能演、都能唱,50多个精彩折子戏能连演5天5夜。记者了解到,锡剧团来演一场全本戏要1.2万元,越剧团来演一场全本戏也要4000-5000元。老顾的小戏班子演一场1000多元就可以,而且台子小,哪里都能搭,转场也方便。农家有喜事,或逢堂会、庙会,常被邀请去演,一年下来,要演100多场。

----来自文汇报

国家大剧院的乐器之旅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14

古典乐器组合登陆国家大剧院,为了更好的服务观众,西洋乐器的乐团和有名的音乐家登陆大剧院为大家带来美的享受。

2月18日至3月10日,北京国家大剧院将再度推出“古典3+2”的组合。届时,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英国伦敦交响乐团、德国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以及马友友、丹尼尔·霍普将接连亮相。 2月18日至3月9日,继如火如荼的2011年国际交响月给北京观众带来强烈震撼后,国家大剧院策划的新一波古典音乐热潮将在万物复苏的初春展开,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伦敦交响乐团和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3支代表当今古典乐坛最高水准的交响乐劲旅将悉数亮相。 这3支乐团在2008年英国《留声机》杂志评选出的全球二十大顶尖乐团中均名列前六。其中,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更是力压柏林爱乐乐团和维也纳爱乐乐团两支传统豪强,坐上世界第一乐团的宝座。2月18日至19日,率先亮相的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将与韩裔指挥大师郑明勋亲密合作。 3月1日至2日,在《留声机》榜单中排名第四位的伦敦交响乐团将首次亮相国家大剧院。值得一提的是,自伦敦交响乐团2004年首次访华以来,乐团历次来京演出都因首席指挥的缺席而留下遗憾,不过这一遗憾此番将由乐团首席指挥瓦莱里·捷杰耶夫来弥补。 3月9日,阔别北京长达16年之久的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将在英国当红指挥家丹尼尔·哈丁的率领下重回北京舞台。而该团长久以来都被视为柏林爱乐在德国本土最强劲的对手。2005年乐团曾经来华演出,但由于种种原因与北京观众失之交臂,此次正是京城乐迷弥补这一遗憾的最佳时机。 作为此次“古典3+2”系列的另一大组成部分,马友友和丝绸之路乐团与英国小提琴家丹尼尔·霍普的巴洛克“空中旅行”也将为观众带来一份别样的音乐体验。 世界著名的DG唱片公司曾在2009年发行了小提琴家丹尼尔·霍普的《巴洛克之旅》并热销全球,成为众多乐迷的珍藏。2月22日,霍普将与5位音乐家共同演绎唱片中的精彩乐章。 作为当今最活跃的小提琴演奏家,霍普以传奇般的经历和高超的演奏技巧为人称道,他11岁便与传奇小提琴大师梅纽因合作,被誉为自杜普雷之后英国最杰出的弦乐演奏家。此番,他与来自日本、爱尔兰、德国、英国不同国家的音乐家们将为观众带来包括巴赫的经典作品《G弦上的咏叹调》在内的数首巴洛克作品,同时让观众一睹羽管键琴、琉特琴等古老巴洛克乐器的真容。 在此次“古典3+2”系列的压轴大戏中,美籍华裔大提琴家马友友将首次与丝绸之路乐团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马友友作为当今大提琴领域的旗帜性人物广为大众熟悉,16次格莱美获奖纪录更是令其获得全球性的声望,而他最近一次获得格莱美大奖便是与丝绸之路乐团在2010年取得。此次马友友与丝绸之路乐团的再次合作将展现双方在近年来的全新成果,从吉他私语到唢呐高歌,从欧洲巴洛克到神秘东方,3月10日,马友友将与音乐家们把跨时空、跨国界的文化融汇在一场音乐会中。 除此之外,荷兰新一代小提琴演奏家珍妮·扬森将与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器团合作演奏她的招牌曲目门德尔松《小提琴协奏曲》;已经为中国观众所熟悉的亚裔小提琴天后莎拉·张也将与伦敦交响乐团合作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被誉为“俄罗斯郎朗”的丹尼斯·马祖耶夫也将与伦敦交响乐团合作普罗科菲耶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在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音乐会中,德国著名小提琴家克里斯蒂安·泰茨拉夫将带来正统的勃拉姆斯《小提琴协奏曲》的演绎。 除了著名指挥和独奏家之外,三大乐团在曲目安排上也各具特色,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带来了包括勃拉姆斯《第二交响曲》、舒伯特《未完成交响曲》以及巴托克《乐队协奏曲》在内的两套经典交响乐曲目;伦敦交响乐团将呈现两场俄罗斯风格的曲目,指挥家捷杰耶夫继去年与马林斯基交响乐团来华之后将再度带来柴可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同时将演绎广为中国乐迷所喜爱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

----来自人民网

国家需要团结少谁都不可以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13

文化是民族的重要特征,是民族凝聚力、生命力、创造力的重要源泉。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元文化的国度,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多彩绚丽,每一个民族不论大小,都对中华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独特贡献,每一个民族的文化,都是中华民族的共有精神财富。

中华各民族共同促进了中华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大约在新石器时代,中华文化就在中国大地上呈现出多元区域性发展、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的趋势。黄河中游的仰韶文化、黄河下游的大汶口文化、山东龙山文化、长江中游的大溪文化、长江下游的河姆渡文化、东北的红山文化、西北的马家窑文化,以黄河中下游为中心,辐射其他区域,汇聚一起,共同点燃了中华文明之火。作为中华文明起源的夏商周三代,实际上是华夏与周边众多民族共同组成的部落联盟。历史典籍和考古资料都可以证明,华夏民族是由炎黄部族集团为主源,以周边不同部族为支源融合形成的民族共同体,从一开始就具有极大的多源性、开放性和兼容性的特点。多元性的统一,既是多民族国家的构成方式,也是中华文化的内在特征。20世纪80年代,一首“龙的传人”唱响了大江南北,华夏儿女无论身在何方,都自认是龙的传人。而龙作为华夏民族共同的图腾正是在早期多个部落、氏族的交融碰撞中,由不同氏族的图腾融合而成的。龙,作为中华文化的象征,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华夏民族形成的特点。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少数民族文化与汉文化相互交流,相互影响,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不断增强了中华文化的活力和影响力。少数民族受汉族文化的影响巨大,回鹘诗人坎曼尔曾作诗说“古来汉人为我师”;而汉族则有“回鹘衣装回鹘马”的现象,从战国时代就有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到后来黄道婆向黎族人民学习织锦技术。各民族文化的相互交流,始终贯穿中华文化的形成和发展的全过程。在长期的民族文化交往中,少数民族不仅给汉族带来了胡琴、胡瓜、大宛马等看得见的物质成果,更主要的,他们为长期生活在农耕文化状态下的汉族人民增加了一种锐意进取的开拓意识和兼容博纳的文化胸襟,使汉民族的民族性格不断得到丰富与升华。正是周边少数民族文化的新鲜注入,中华文化才不断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特别是每一次民族大融合之后,便会迎来中华文化的空前发展,从而造就了宏阔豪迈的“秦汉雄风”、雍容大度的“盛唐气象”、强健有为的“康乾盛世”,成为中华文明发展的几个辉煌时期。

少数民族文化是中华文化百花园中的瑰宝,它们与汉族文化交相辉映,共同向世界展示了中华文化的无穷魅力。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文化,各民族文化各有优点和特色。比如,汉族书面文学很发达,文献典籍很丰富,而一些少数民族口头文学在某些方面超过汉族。蒙古族的《江格尔》、藏族的《格萨尔王传》和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并称我国少数民族的三大“英雄史诗”,其长度超过世界上任何史诗,这是中国文学对世界文学的重要贡献。目前我国少数民族语言超过80种。演唱艺术就有几十种,舞蹈艺术有数百种。维吾尔族、朝鲜族、傣族等民族的舞蹈,以其鲜明的特点、优美的舞姿,成为我国艺术舞台的常见节目。笛子、大胡、二胡、琵琶等最早源于少数民族地区的乐器,至今仍然是我国民族乐器不可或缺的常见乐器。雄伟的布达拉宫、美丽神奇的丽江古城成为中华建筑的杰出代表。纳西族创制的东巴文,是世界上最完整、沿用时间最长的象形文字,与甲骨文并称为我国两大古文字珍品。这些少数民族文化既是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是盛开在中华文化百花园中的奇葩,也是中华各族人民为世界文明的发展作出的独特贡献。

历史告诉我们,中华文化多样性的统一是中华文化的根本特性,也是中华文化生生不息的生命力所在。多样性统一的中华文化是各民族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认同的强大思想基础,也是各民族文化的依托和根基。中华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必然是各民族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没有各民族文化的发展就没有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繁荣。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始终高度重视保护和弘扬少数民族文化,大力扶持少数民族文化的创新和发展,积极促进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使少数民族文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在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的进程中,必须大力弘扬各民族优秀文化,以各民族文化的新发展铸就中华文化的新辉煌。

----来自中国民族宗教网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音乐乐器,转载请注明出处:民间艺术的艰辛发展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华裔钢琴家美国举办新年音

华裔钢琴家美国举办新年音乐会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13 2月11日,在旧金山交响乐团举行的龙年农历新年音乐会中将...

详细>>

身体残疾然则本身的豪情壮志如故远大

军营里的乐器队带给大家无限欢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16 军营里传来优美的乐器声,训练已经不再是唯一的活动了...

详细>>

社区买乐器支持街道文化建设

社区买乐器支持街道文化建设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23 为了丰富社区文化,近日,中关村街道投入资金,为多个社区...

详细>>

为大家手中的钢琴排解忧愁和困难一贯是他的愿

珠江钢琴培育业界的第一国产品牌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22 珠江钢琴是新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钢琴民族自主品牌之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