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快讯||行健——潘行健艺术研究暨捐赠作品展

日期:2020-02-08编辑作者:艺术家

立交·残阳(版画) 2012年 潘行健

2018年11月16日,“潘行健艺术研究暨捐赠作品展”研讨会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举行,除了潘行健先生本人以外,包括广州美术学院党委书记谢昌晶先生、校长李劲堃先生、党委副书记黄启明先生、党委副书记穆林女士、副校长蔡拥华先生;广州美术学院老领导郭绍纲先生、杨珍妮女士;艺术家陈金章先生、汤集祥先生、邵增虎先生、郑爽女士;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皮道坚先生、广州美术学院中国近代美术研究所所长梁江先生;《中国美术报》执行主编王平先生、《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主编严长元女士、《美术观察》副主编孟繁玮女士;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冯原先生;广州美术学院教授谭天先生、中国画学院教师陈侗先生在内等众多艺术家和学者参与了本次研讨会。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先生担任研讨会主持。

行健——潘行健艺术研究暨捐赠作品展

11月16日,广州美术学院、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办的“行健——潘行健艺术研究暨捐赠作品展”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美术馆用全部三层展厅的规模予以展示,按照内容分为启承、深化、拓展三个板块,而参观流线却是依据由近及远的方式,让观众在了解一名艺术家的创作历程的同时,也感悟到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60年来的发展脉络。温度、深度、向度,是记者解读这一展览的三个关键词。

研讨会现场

主办单位:广州美术学院、广东省美术家协会

这是一个充满温度的展览。在广州美术学院即将迎来建校65周年之际,78岁的潘行健教授把自己创作的版画、速写以及版画原版木板等共计400件作品,全部捐赠给了母校。这些涵盖了他自附中时代至今、凝聚了一辈子心血的代表性作品,不仅是广州美术学院的一笔完整的珍贵藏品,也是研究新中国美术教育模式变奏的重要资料。开幕式上学院全体领导班子成员到场,潘行健教授的老朋友、老同事济济一堂,既致敬岁月,也感怀捐赠,充满温情。二层展厅中的众多速写,涵盖了潘行健教授创作的几个重要阶段,充满了深入生活的真实和艺术创造的激情,有一种生活的温度。而每隔一段的展墙上,以艺术家潘行健的口述文字形式呈现的创作心得,便于观众更好地理解和体味作品,也显示了展陈设计的温度。

党委副书记黄启明先生发言

承办单位: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这是一个不乏深度的展览。最早进入观众视线的是一层展厅中展示的潘行健上世纪90年代后期至今的重要代表性作品“土地”和“立交”两个系列。“土地”以背着犁头的农民背影隐喻改革开放大地上“民族脊梁”的缩影,而“立交”则是现代城市生活的典型象征。艺术家将“立交”作为城市现代化的精神符号,不断地变换其结构和线条的组合,并在画面中逐渐引入“风筝”和“飞鸟”符号,为刚性的结构添加了灵动和柔性的情感因素。同时在版画技术上,他也走向了一种开放的复数概念,从颇具力量感的黑白木刻到图样套印乃至转印到报纸等其他媒介,“立交”的图式处于不断的流变当中。无论是题材内容,还是创作手法和观念,他的作品提供了独具特点的现实主义创作的个性思路。不一定是宏大叙事,而是借由当代城市和农村生活中典型画面的深度刻画,拓展表现角度、艺术语言、造型色彩,以小见大地表达时代精神。既关注生活,关注现实,又保持一定的距离,坚持精神的独立。如《夜尽》《灯光》以及《土地》等。

副校长蔡拥华先生发言

协办单位:广州美术学院科研创作处、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

这是一个体现版画向度的展览。三层展厅,呈现的是潘行健的教学传承部分。这里既有艺术家与他的师辈、广州美院版画系初创时的五位老师及院系建设的关系梳理,也有他培养的学生各具特点的代表性作品展示。作品和历史文献生动呈现了艺术家所置身的教育环境以及与师生们的学理关系,以个案串联起一个颇具特色的教学和系科发展的脉络。展览的众多作品清晰地梳理了潘行健由受苏派影响的现实主义创作到改革开放时期接受新思潮而进行现代变革的全过程。其中,扎实的素描基础和造型能力作为重要教学理念一直贯彻于当代美术教育之中,成为潘行健在造型、材料语言和艺术方法论方面的重要基础。版画的发展在当代呈现出日渐繁荣的局面,不仅版种丰富、语言多样,而且跨界探索也十分多元,比如版画与油画等越来越像的现象也为人所诟病,当代版画创作是向内回归传统,还是向外无限度地拓展?潘行健以数十年来坚持版画领域向深处探索的实践,给版画的当代发展提供了可供借鉴的方向。尤其是他从具象写实到意象写实及至走向抽象的探索,说明了只有承继传统基础上的创造才是水到渠成。

潘行健先生参与教育工作多年,桃李芬芳,在场不少学者都是他的学生。黄启明先生是潘老师的第一届学生,忆起潘老师带他们去写生的场景,他说:“潘老师与我们同吃同住,今天我们能够在教师的岗位教育学生,与当年潘老师的言传身教是分不开的”。蔡拥华先生是广美版画系83级学生,他说:“入学第一节课就是潘老师给我们讲素描的几大关系,平时学习、生活、下乡写生,潘老师给予我们无微不至的关心。”

开幕式时间:2018年11月16日 10:00

潘行健教授是广州美术学院附中的首届毕业生、版画系首届本科毕业生、版画系第一位毕业后留校任教的老师、第一个版画专业背景的副院长。这四个“第一”决定了潘行健的版画艺术与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教学与发展的关系,也使他成为研究这一关系源流乃至岭南美术的独特个案。广州美术学院院长李劲堃表示:“像潘先生这样的艺术人生与广州美术学院发展同步的重要艺术家,我们能够完整地收藏其作品,无疑就是珍藏了一段有关广州美术学院建设与发展的历史。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个丰富个案,我们对于广州美术学院以及由此所辐射的美术史、美术教育史才能具有清晰的认识,从而在历史的脉络上有的放矢地开展当下和未来的工作。”

广州美术学院中国近代美术研究所所长梁江先生发言

研讨会时间:2018年11月16日 11:00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潘行健的“立交”系列是他在60岁之后退休卸任后开启的创作,一做就是20年。曾对胡一川等广美的老前辈做过研究,他说,如今面对太多非艺术的东西包围,我还真不能说已坦然放下,但已有一种理性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强大,它提醒自己:一切是非得失的判断都在自己的内心,而不在外界的任何地方。的确,真正的艺术家是一步步向内深化的,这是定律。

在艺术创作方面,学者们认为,潘行健先生的版画是一种现实主义艺术。梁江先生认为,“潘行健先生经历了不同的创作阶段,主题从农耕社会到现代化城市建设,虽然各个阶段所使用的艺术语言差异很大,但是精神内涵却是连贯的,具有新现实主义的特征。同时他的作品特别注重表达真情实感,流露出艺术家执着的追求,他的艺术是对岭南画派在版画方面的一种补充。”

展览时间:2018年11月16日至12月6日

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皮道坚先生发言

展览地点: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皮道坚先生认为,我们可以从中国版画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待潘行健先生,将他的艺术追溯到中国新兴木刻运动来考察。在那个时代,有一大批优秀的版画人才来自广东,如古元、彦涵、力群等人,他们的艺术与中国革命救亡运动结合在一起,始终与整个现代化过程紧密相连。新中国成立以后,广东版画又在反映建设事业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潘行健先生的版画艺术是承接了前人的精神,他们的成就应该继续有一个连贯的书写和研究,而这一点美术史研究做得还不够。

展览统筹:钟文彪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冯原先生发言

策展人:胡 斌、吴文洁

冯原先生认为,我们可以在展览上看到,潘先生的创作有不少珠三角水乡的主题,这是为南方这个特定领域所设的,他为表现南方的调性做出了很多的努力,而这样的努力从50年代开始一直贯穿至80年代,因此,我们要从新中国建设主题的层面把握潘行健先生的版画作品,这样更能凸显他艺术的价值,同时也能够更好地理解在那个年代,艺术家是如何以美术创作来迎合国家的文化发展方向的。

学术支持:齐 喆

《中国美术报》执行主编王平先生发言

展览执行:温萍萍、谢伟航、蔡 灿、吴蕙儿、罗俊富

《美术观察》副主编孟繁玮女士发言

藏品管理:梁小延、梁小红、梁 欣、李铁军、林朝阳

潘行健先生的版画语言非常地道,尽管已经退休多年,但在创作上依然充满了年轻的活动,皮道坚先生说:“这与他自觉向当代艺术的手法靠近不无关系,比如他使用了一些象征性的符号,保持简洁的风格,让画面有足够大的阐述空间。” 王平先生则评价道:“他的作品有形式上的探索,甚至有些作品带有一些抽象的意味。他经常会用一些象征性的符号去构建画面,但是这批作品的内涵还是内在的现实主义的精神。他让我们看到现实主义更广阔的存在。”在新的创作时期迸发出来的新的艺术活力,并一直保持到现在,正如孟繁玮女士所言,潘行健先生的艺术见证了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版画发展的历程,但是在场的学者们都认为,美术界对于潘行健先生的评论并不充分,他作为中南美专的首届生、传承岭南艺术精神的典型样板以及广东美术教育的亲历者和推行者,对他的人生经历和作品的分析还不够全面。百年广东美术,背后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我们应该形成团队,对广东美术作出新的一些阐释。

展品修复:许 炀

《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主编严长元女士发言

传播教育:薛 燕、何小特、张 翔、洪曼娜、徐 静

而本次展览,正是朝着新方向努力的开端。王平先生说,这个展览反映了整个广东版画生态。特别有意思的是,展墙上贴满了小稿子,大部分是作者的创作体会,除了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他的作品以外,还能够看到艺术家对文字的敏感,以及他对艺术创作整体的构思。严长元女士说:这是一个有“三度”的展览,题材表达和生活息息相关,作品的感情也很细腻,这是“温度”。展览整体的编排形式,不仅是艺术家的个人回顾展,也梳理了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发展的过程,这是“深度”。而近来,版画界人士都在讨论版画发展的方向,本次展览展示了潘行健版画艺术的跨界尝试,这其中不仅包含了语言的创新,也包含着对精神境界的提高,这可谓是展览的一种“向度”。

展览档案:李翠薇、杜倩盈

艺术家郑爽女士发言

前言01

艺术家汤集祥先生发言

李劲堃(广州美术学院院长)

艺术家邵增虎先生发言

潘行健教授一直以来都是我敬重的画坛前辈,自我接触艺术以来,不时在相关展览及报刊中看到他发表的作品,便被他的版画所具有贴近生活而朴实抒情的意味所吸引。近来,又得以遍观其历年来包括版画、速写等在内的作品,使我对潘先生的艺术人生多了一重理解与敬意。

在场的老一辈的艺术家都是潘行健先生多年的好友,如郑爽女士、汤集祥先生、邵增虎先生、王博仁先生回忆起跟潘行健先生年青时的交往,总是提到潘先生在待人接物方面的友善和温情,他乐于助人的品质,赢得了尊敬和爱戴。

潘行健教授作为版画系专业首届毕业生,自留校任教起,人生宝贵年华就奉献于文教事业;数十年教学生涯中,作育人才,桃李满园。他和他的前辈师友一同建构了广州美术学院乃至华南地区现当代版画多元的艺术面貌和厚重的学术传统。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谭天先生发言

潘行健先生的版画艺术是他生活历程和思想观念的图像再现。他早年遵循着新中国艺术普遍倡导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原则,善于从生活中发现美,并借此加以提炼,反映在绘画上。诸如日常生活所见各式人物、风景,细致如泊于岸边的渔舟、阳台一角不经意的小景,时代的痕迹和包含着淡淡乡愁与诗意的情调跃然纸上。他不仅对木刻版画做了深入的研究并形成自身鲜明的艺术语言,更是彰显了一位富有独立见解的艺术家奋斗不息、探索不止的精神。需要特别指出的是,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并延续至现在的《立交》系列作品,是潘先生持续近二十年的重要研究母题,让人感受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雄心与壮志!《立交》系列作品借助城市立交桥的线条与意象作为新的表现语言,运用了多种木刻表现技法,展现了一种富有哲学意味的美感。他的这些作品既延续了过去的艺术风格,又融汇对当下艺术观念的思考。可以说,对诗意的追求、对形式感的探究,贯穿了潘先生数十年的艺术创作生涯。

而作为学校的老领导,潘行健先生对待工作认真负责。郭绍纲先生说:“潘老师在教学上非常敬业,有一种全心全意的奉献精神。”杨珍妮女士也说道:“潘老师毕业于广美附中,经历了广美65年来的建设历程,见证了广美版画艺术的成长。” 谭天先生还提到,潘行健先生担任副院长的时候,是广州美术学院学报的主编,工作忙碌的他却对每一份稿子都认真审阅,后来也写了一系列关于版画艺术和艺术教学管理的文章,说到这里,他还提到多年前自己与潘行健先生合作的一本教材,这本书汇集了潘先生多年教学工作积累下来的作品、手稿、试卷等材料,是一本干货满满的教材,对版画教学很有意义。尽管行政工作繁忙,潘行健先生多年来一直坚持创作,保持艺术的活力,陈侗先生认为:“潘老师能够把这种水平持续下来,靠的是一颗好学的心。他酷爱读书、提问、思考,同时他提倡速写,反对现在画照片和默写的风气。在他看来,速写很鲜活,能够捕捉到时代的变迁和趣味的变化,是一种非常好的学习方法。”

值得一提的是,较少公开露面且为数甚多的速写是他有别于版画的另一项重要艺术成果。观览这些速写仿如时空倒流一样,生活的足迹、历史的印记浮于眼前,它们是画家与现实生活的人、景、物互动的产物,保留了画家在面对特定生活情境时富有意义的瞬间感受。一如古语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于此可见,他所取得的成就不是一种偶然,除艺术才情之外,更多的是平日涓滴的积累。

最后,李劲堃先生总结陈词,他认为,目前不仅要梳理潘行健艺术乃至整个广东美术在近代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美术界的地位,还要立足于国际视野去考察我们的美术事业。

当潘先生表示要将他一生创作的具有代表性的版画和速写全部捐赠给学校时,我对此表示由衷的佩服和感谢,感谢潘先生对于母校的无私奉献和至深的情谊;同时我也深感,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因此,我们迅速组织美术馆团队,对潘先生的作品和相关文献进行全面梳理,举办研究展和出版图录文献集。因为像潘先生这样艺术人生与广州美术学院的发展同步的重要艺术家案例,我们能够完整地收藏其作品,无疑就是珍藏了一段有关广州美术学院建设与发展的历史。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个丰富案例的建立,我们对于广州美术学院以及由广州美术学院所辐射的美术史、美术教育史才能具有清晰的认识,从而在历史的脉络上有的放矢地开展当下和未来的工作。

再次感谢潘行健先生把作品慷慨奉献给广州美术学院,他说道:“潘老师一辈的艺术家,不但是从教育体系脱胎出来的,同时又区别于传统的版画,形成了具有广州美术学院特色的黑白木刻,全国内在当时也是一时无两的。如何立足于区域美术的构建过程来进行艺术研究,是我们广州美术学院要思考的一个重要方向。我非常同意王博仁先生刚才提到的,每一位师生点滴的积累,逐渐构成了广州美术学院深厚的历史。从潘行健艺术开始,希望日后能够有更多好的文献、资料,支撑起对学校藏品的研究,这些努力,将会成为广美的未来。”

2018年8月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前言02

Art Museum, Guangzhou Academy of Fine Arts

时代的心声与变奏

中国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东路257号/邮政编码:510260

胡 斌(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

No.257, Changgangdong Road, Haizhu District, Guangzhou 510260, China

潘行健先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成长起来的一代艺术家,经历了1949年以后各个时代的洗礼。1949以来的前三十年是他求学和任教的阶段,他较早就接受了正规的美术训练,在附中和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学习期间又遇到了多位杰出的老师,在造型、材料语言和艺术方法论方面建立起重要的基础。其后,他留校担任专业教师。当然,这个时期也是社会运动较为频繁的时期,作为美术生或者美术老师也毫无例外地投身到火热的革命和建设当中,而在艺术表现上所对应的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这样的社会情境以及思想意识锻造使得他的艺术创作始终与时代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但是,他的作品又不是社会政治的图解,他善于捕捉日常生活中的细节和动人之处,观察人们劳作、生活的本真状态。他的本科毕业作品《椰林深处》以俯瞰的视角表现了椰树浓荫中的新生活场景,典型的优美的南国自然风貌与质朴清新的房舍及人群形成和谐的画面。另一作品《队列》以横向构图和简洁鲜明的黑白对比排列出海军阵营的集体形象。这一时期的作品大多反映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建设生活的场景和人物形象,但画面流露出爽健的抒情气息和个体感受,这既与其个性有关,也与他对于艺术与时代的关系把握有关,他认为,艺术家要关注生活、关注现实,又要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更准确地把握时代的真谛。

办公电话:86-20-84017900 / 传真:86-20-84017331

“文革”结束后,潘行健的创作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多产的80年代,他的作品交织着不同题材线索,一是有关孩童的《啊!大海》《母亲情》《童年》,以不同的人物形象、语言材料和表现手法展现了那种感同身受的亲情质感,并给人以隽永的想象空间。另一则是水乡与山城的景象呈现。水乡的温润柔美与山城的劲峭挺拔通过不同的笔线和制作手法表达得淋漓尽致,《水乡世家》《山城印象》便是这方面的代表。90年代因为担任领导职务,潘行健的创作陷入低产期,但他后期作品中极具代表性且反复研磨的两个系列:《土地》和《立交》,都萌生于这一时期。《土地》以背着犁头的农民背影隐喻改革开放大地上“民族脊梁”的缩影;而“立交”则是现代城市生活的典型象征。21世纪以来,潘行健进入了另一个高产期,他将《立交》作为城市现代化的精神符号,不断地变换其结构和线条的组合,逐渐地,他的画面引入“风筝”和“飞鸟”,为刚性的结构添加了灵动和柔性的情感因素。在版画技术上,他也走向了一种开放的复数概念,以图样套印的方法使得《立交》的图式处于不断的流变当中,甚至还将图像转印到报纸等其他媒介上。在艺术潮流迅疾变化的当下,他坚持自己的现实主义创作导向,但是他所主张的现实主义不是僵硬的样式和风格,而是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连的精神立场。在艺术形式上,他勇于探索和创新,对于现当代艺术也持比较开放的态度。

Tel: 86-20-84017900/ Fax: 86-20-84017331

在潘行健的作品中,数量最为庞大的还是速写。他的速写极其直观地折射出社会生活的时代变奏。农村、工厂、椰乡、渔港、矿区、部队,以及少数民族地区等,他根据对象的不同情形以相应的手法进行准确而又灵动的表达。一方面,速写是其收集素材的重要方式,另一方面,速写又是训练观察事物的重要方法,“心手眼”相应地、即时性地捕捉事物,所连动的富有温度和情感的创作过程是其他借助摄像手段的表达所不能替代的。而尤为重要的是,在此过程中,艺术家所经历的丰富的生活体验以及与广大社会人群的互动。通过潘行健笔下那不计其数的生动的场景和人物,我们能够真切感受到艺术家的足迹行踪以及他所亲眼见到的那些鲜活的形象。他所描绘的人物甚至还成为其多年的朋友,一个艺术家通过速写连接起了不同的家庭的情谊。毋庸讳言,现在的艺术家日益陷入一个自我循环的封闭系统而与其他社会阶层和工种的人群几乎绝缘,我想,切入社会生活的速写,在当代最为重要的意义就是将艺术在情感和视野上引向更开阔的外部世界。

交通路线:

此外,作为中南美专首届附中生、广州美术学院首届版画系学生,以及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教师、系主任和后来的学院副院长,潘行健的学习、创作、执教以及管理,对于广州美术学院教学乃至中华人民共和国美术教育的研究具有突出的意义。他曾在访谈和回忆文章中介绍过中南美专学习的历程以及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的建系情况,他所述的那种社会运动与课堂紧密结合的教学状态以及创始阶段各位教师的教学特点和学科建设无疑为我们回顾那个年代的艺术教育提供了宝贵的文献。而作为在这种教育体系下成长起来的教师和管理者,他又需要面对新的时代情形,比如改革开放以来外来文化和艺术思潮的涌入,素描以及速写这些原本作为重要课程并有着相应系统的训练科目所发生的根本性变化,社会对于艺术领域诉求的多样化发展,学校扩招以及教学制度改革等;另外,他还曾担任许多大展的评委和广东省美协版画艺委会副主任,需要对广东省乃至全国的版画及美术形势给予判断。他不断地思考,不断地撰写文章,与时俱进地提出了很多新的见解。虽然因为这些教育管理和社会活动方面的任务挤占了他创作的时间,但是,他的这些思考与其对于艺术的探索是同步的,这从他退休后旺盛而开阔的创作便清楚地体现出来。

B9、25、53、69、70、82、188、190、197、203、206、226、239、250、253、270、273、299、546、548 至广医二院站,也可乘地铁至晓港站(8号线)或昌岗站(2号线)。

最后特别需要提到的是,潘行健先生对于母校始终保有深厚的感情,他认为自己是由母校培养出来的,他的一切也将属于母校。基于此,他将自己保存的几乎贯彻他的整个创作历程的数百幅版画和速写无私地捐献给母校。本作品集就是对这些作品和相关文献的记录。书名主标题“行健”既取自潘先生名字,又来自那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古语,以求最朴实地呈现潘先生的成果,同时也喻示其在艺术道路上的不断前进。

Take bus No.B9、25、53、69、70、82、190、197、203、206、226、239、250、253、270、273、299、546、548 to Guangyi Eryuan, or take a subway to Xiaogang Station(Line 8) or Changgang Station(Line 2).

他是如此平和地看待自己的作品:这些作品最直观地反映了他的学习、生活以及艺术探索,而这一切都是在广州美术学院的背景下诞生的,与学院建设和发展的进程同步,可以作为不可替代的见证留存母校。我们认为,这样一份捐赠,凝结着潘先生无数心血和可贵的艺术思想与精神,应该很好地珍藏和进行梳理。这既是对广州美术学院重要艺术个案及相关教育建设历程的历史回顾,同时也让我们从中获得继续前行的养分和启示。

开馆时间:9:00-17:00 节假日不休息 逢周一闭馆

2018年8月

Open Hour: 9:00-17:00 Close on Monday, All year around

艺术家

潘行健

1940年生于广东。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

曾任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副主任、全国版画展组委、评委、主任评委。现为广州美术学院教授。作品曾入选全国美展、版展与美、德、英、日、泰等多个国家及港、澳、台地区的国际性、区域性展览。

作品欣赏

椰林深处

40×35 cm

木板水印套色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展览快讯||行健——潘行健艺术研究暨捐赠作品展

关键词:

从艺自序

原名何平,号楚农,汉族,著名书画家,诗人,爱心家,湖南湘潭人。学修于湖南师大美术系,后修于北京中国山水...

详细>>

朱伟受邀参加“墨变”实验水墨艺术作品邀请展

展览主题:墨变 尊敬的 朱伟 先生/女士 您好! 编者小语: 策展人:薛墨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非常荣幸地邀请您参加...

详细>>

柏云书法、绘画作品简介

著名书法家孙成义作品赏析 “世界杰出美术家”,蜚声国际的华人画家冯长江,专程从美国送来作品,并对这次大展...

详细>>

翰墨情怀-吴康中国画作品展开幕

2019年8月4日,由张桨策展、宋庄涂鸦队主办的“涂鸦:自由的抒写”第八回展在北京中捷当代美术馆盛大开幕。班学...

详细>>